特朗普即便败选,但特朗普主义还在

\u003cp>\u003cstrong>受访学者: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中心主任、美国知名中国问题专家 李成\u003c/strong>\u003c/p>\u003cp>\u003cstrong>访谈员:新京智库首席研究员 柯锐\u003c/strong>\u003c/p>\u003cp>近日,随着美国大选计票基本结束,过山车一般的美国总统大选渐渐进入尾声。\u003c/p>\u003cp>虽然现任总统特朗普还没有认输。但是,翻盘大概率已几无可能。\u003c/p>\u003cp>此次大选前,特朗普的“热度”和“人气”很高,为什么他在大选中还是败给了拜登?在这次选举中,特朗普目前已得到了7千万张选票,比他上次赢得总统时还多了近6万张,这又该如何解释?此外,大选结果对于美国以及中美关系将带来哪些影响?\u003c/p>\u003cp>带着这些问题,新京智库采访了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中心主任李成博士。\u003c/p>\u003cp>布鲁金斯学会是全球综合排名第一的智库,对美国政界、业界对华态度与策略具有重要影响。李成是该学会约翰·桑顿中国中心百年来首位华裔主任。李成成长于上海,1985年赴美留学深造,并长期从事国际关系研究,对美国的政治体制和中美两国的发展有着深刻的理解。\u003c/p>\u003cp>李成在2016年特朗普刚当选总统时曾说过:“特朗普要么可能成为美国最伟大的总统之一,要么会失败得很凄惨,但就是不会介于二者之间。”他认为,大选之后,即便特朗普下台了,特朗普主义仍然存在。\u003c/p>\u003cp>\u003cstrong>美国一些主流媒体以独裁倒台类比此次大选\u003c/strong>\u003c/p>\u003cp>\u003cstrong>新京智库\u003c/strong>:请你先谈谈当前美国和西方世界对此次美国大选结果的反应。\u003c/p>\u003cp>\u003cstrong>李成\u003c/strong>:现在美国各大城市都在庆祝特朗普的倒台,有很多主流媒体甚至把特朗普败选跟一些独裁统治者的倒台相比较。这令人惊讶。像包括CNN在内的一些主流媒体就是这样报道的。而欧洲的一些电视台,甚至把二战的胜利跟此次美国大选结果进行比较。\u003c/p>\u003cp>估计中国的很多人对此很难理解。实际上,选举之前,在美国,民主党包括共和党的建制派都对特朗普有很大恐惧。他们甚至把这次选举认为是光明对黑暗、正义对邪恶、科学对愚昧之间的冲突,宛如选举双方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u003c/p>\u003cp>这反映出他们赢了选举以后的心理状态。观察了解这种反对特朗普的氛围是很重要的。当然特朗普败选,有人高兴有人愁。因为当今的美国是极度分裂的。\u003c/p>\u003cp>我所在的华盛顿特区,这几天有不少民众庆祝集会。一般来讲,华盛顿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是投民主党的。这次,目前知道是88%的选民投了拜登的票。\u003c/p>\u003cp>美国其他大城市的反应也与此相似。\u003c/p>\u003cp>\u003cstrong>很多人对特朗普两次选举结果都误判了\u003c/strong>\u003c/p>\u003cp>\u003cstrong>新京智库\u003c/strong>:特朗普这次败选是很多人没有想到的,你是怎么看的?\u003c/p>\u003cp>\u003cstrong>李成\u003c/strong>:关于特朗普,不少人出现了两次判断失误。\u003c/p>\u003cp>第一次2016年,他们没想到特朗普会赢。这一次,没想到特朗普会输。\u003c/p>\u003cp>2016年,我就分析特朗普可能取胜。\u003c/p>\u003cp>\u003cstrong>特朗普有逆反性格,是一个非常奇特的总统\u003c/strong>\u003c/p>\u003cp>\u003cstrong>新京智库\u003c/strong>:特朗普的个性似乎很强。他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支持者?\u003c/p>\u003cp>\u003cstrong>李成\u003c/strong>:他在2016年能取胜,取决于两个因素。\u003c/p>\u003cp>第一个因素,是他的对手希拉里所在的民主党是分裂的。\u003c/p>\u003cp>当时,希拉里跟桑德斯在民主党内竞争的时候,很多年轻人是支持桑德斯的,但桑德斯没有出线,所以他们中很多人在最终的大选中就没有投票,甚至投了特朗普的票。这是我当时分析的一个主要原因。\u003c/p>\u003cp>第二个因素,特朗普是一个逆反的总统。他要制造冲突、仇恨,或者恐惧来赢得支持者。\u003c/p>\u003cp>我当时用“五反”来形容特朗普,就是“反腐败,反精英,反全球化,反移民,反民权”。这也是现在人们所说的特朗普主义。\u003c/p>\u003cp>他2016年选举时以政治权力圈局外人自称,把自己在共和党初选时的对手和民主党的候选人希拉里,都说成是腐败分子,只代表利益集团。\u003c/p>\u003cp>他反精英。包括像大学、智库,一些主流媒体等,他都反对。这是一种民粹主义的做法。反精英在这一次选举当中表现尤为突出。\u003c/p>\u003cp>例如,美国的知识精英包括各大媒体,以及智库、大学,都鄙视特朗普的追随者,认为那些受教育程度不高的人盲目崇拜特朗普,他们在新冠病毒肆虐时不戴口罩的举动很愚蠢。但是这些追随者就跟着特朗普,偏不戴口罩,与主流媒体和精英群体唱反调,对着干。\u003c/p>\u003cp>\u003cimg src="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00FE58CCF89B1DD1DAAA0082443E18FF1EDBA830_size70_w1000_h625.jpeg" />\u003c/p>\u003cp>\u003cstrong>▲图片来源:新京报网\u003c/strong>\u003c/p>\u003cp>此外,他反全球化。因为从上世纪80年代以来的全球化过程中,美国的中产并没有获益,穷人更没有获益,真正获益的只是20%的高收入群体。所以他的反全球化也得到不少美国人支持。\u003c/p>\u003cp>然后是反移民。现在,美国的移民跟很多当地人的矛盾正在加剧。这不仅是美国的现象,在欧洲也是这样。\u003c/p>\u003cp>最后是反民权。也就是美国人常说的反“政治正确”。\u003c/p>\u003cp>从特朗普的角度来讲,他的这些逆反是非常成功的,给他带来了大批追随者。\u003c/p>\u003cp>当然,特朗普与很多政客不同。一般的政客在竞选纲领和执政后的行为是不一样的。但是,特朗普在过去4年当总统时,他的“五反”一刻都没停止过。这也使他不仅得罪了建制派和各类精英,而且使美国更两极化,各种矛盾尖锐化。\u003c/p>\u003cp>\u003cstrong>大国关系搞不好,会损害美国的利益\u003c/strong>\u003c/p>\u003cp>\u003cstrong>新京智库\u003c/strong>:怎么评价特朗普的外交政策?\u003c/p>\u003cp>\u003cstrong>李成\u003c/strong>:2016年12月,我有个关于中国政治的新书发布会在纽约举行。当时荣幸地请到了基辛格博士来评论。因为距新总统当选只有一月,我们谈了对特朗普的评估。\u003c/p>\u003cp>我当时对特朗普有这样一个评论。我说特朗普要么可能成为美国最伟大的总统之一,要么可能会失败得非常凄惨,但不会介于两者之间。当时中国的媒体也引用了我的这句话。\u003c/p>\u003cp>我当时为什么认为他有可能成为美国最伟大的总统之一呢?是因为我对他抱有一定的幻想。我期望以特朗普这种我行我素的性格,可能会有利于纠正美国内外政策中的一些痼疾。\u003c/p>\u003cp>就外交政策而言,希望他能够改善美国与其他大国之间的关系。因为与俄罗斯、中国等大国的关系搞不好,对美国的利益也是一种损害。\u003c/p>\u003cp>但是一两年以后,这个幻想就破灭了。\u003c/p>\u003cp>美国与中国、俄罗斯的关系,在他任上不仅没有改善,实际上由于各种原因,包括他执政的离谱和建制派的强烈反弹,而恶化了。\u003c/p>\u003cp>加上特朗普国内治理得毫无章法,对法律、媒体、行政体制蔑视,更由于他在移民、民权、种族等政策上与美国价值观背道而驰。在2018年时,我觉得他会成为一个失败得非常凄惨的总统,而且可能是美国历史上最糟糕的总统。\u003c/p>\u003cp>\u003cstrong>特朗普想翻盘几乎没有可能\u003c/strong>\u003c/p>\u003cp>\u003cstrong>新京智库\u003c/strong>:为什么你在这次大选前判断特朗普会输?\u003c/p>\u003cp>\u003cstrong>李成\u003c/strong>:上次大选,民主党是分裂的,而这一次,民主党是团结的,尤其表现在年轻人积极投票。年轻人投票率的增长非常巨大。\u003c/p>\u003cp>另外,有三个群体不容忽视,65岁以上老人、蓝领工人和郊区居民。上次大选,这些人有50%是支持特朗普的,但这一次,50%以上是支持拜登。\u003c/p>\u003cp>第二个原因,共和党的高层是分裂的。\u003c/p>\u003cp>例如小布什是现在唯一的共和党前总统,他出来说他支持拜登,并祝贺拜登当选。\u003c/p>\u003cp>另外,2008年共和党总统候选人麦凯恩的遗孀和2012年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罗姆尼都已祝贺拜登当选。\u003c/p>\u003cp>再有,马里兰州的州长,他是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非常有意思的是,他投了死去了的里根,而没有投活着的特朗普。\u003c/p>\u003cp>可见,他对特朗普有多厌恶。\u003c/p>\u003cp>这些,都表明共和党的高层实际上是分裂的。这很重要。\u003c/p>\u003cp>\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567DE40F952F0A5A317F303170C10AF1F443F3FE_size36_w800_h499.jpe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62.375%;" />\u003c/p>\u003cp>▲图片来源:新京报网\u003c/p>\u003cp>同时,很多在特朗普政府下面做过部长的人,现在大多变成了他的仇敌。包括第一任的国务卿,第一任的国土安全部部长,第一任的国防部长等。\u003c/p>\u003cp>这就说明,共和党精英层是分崩离析的。\u003c/p>\u003cp>现在,特朗普想通过最高法院来帮助他扭转局面,但这根本就实现不了。\u003c/p>\u003cp>最高法院的大法官有良知和道德的底线,有法律职业规范,他们不会没有根据就来帮助特朗普。这是一个基本准则。\u003c/p>\u003cp>实际上,特朗普现在是案件缠身。不久前,美国知识分子比较推崇的一个杂志《纽约客》,有资深记者写了一篇文章,开头就说特朗普有26个性骚扰的案件,多达4千件的经济起诉和纠纷案。此外,特朗普还欠了几十亿美元甚至上百亿美元的债务。\u003c/p>\u003cp>美国的主流媒体也极度反对他,而特朗普也敌视媒体,说媒体都是无知的,或者愚蠢的,或者偏见的。\u003c/p>\u003cp>此外,华尔街现在基本上已经倒向了拜登,股票市场的反应就可以看出。\u003c/p>\u003cp>他现在几乎是孤家寡人,支持者人数越来越少,连他自己家里的人都产生分裂。特朗普的妻子和女婿劝他承认选举结果,另外两个儿子则不主张认输。\u003c/p>\u003cp>在这样的情况下,特朗普能翻盘的可能性极小。\u003c/p>\u003cp>\u003cstrong>美国的国际形象越来越糟糕,但特朗普不在意\u003c/strong>\u003c/p>\u003cp>\u003cstrong>新京智库\u003c/strong>:特朗普如何评价自己的政绩?\u003c/p>\u003cp>\u003cstrong>李成\u003c/strong>:美国现在有太多的问题,比如新冠病毒的蔓延。\u003c/p>\u003cp>美国感染新冠病毒的病例已经超过1000万,死亡人数接近24万,而且近几天每天有超过10万的新感染病例。\u003c/p>\u003cp>但是,三个星期前,特朗普被问到给自己在新冠疫情处理上打多少分数,他说打A+或者是A。\u003c/p>\u003cp>此前,他在一个集会当中,当着各大电视台的面,说美国的医务人员都想通过新冠疫情来赚钱。\u003c/p>\u003cp>无论在中国,在美国,在世界各国,医务人员大多数都是敬业的,而且是非常了不起的。但是,特朗普居然这样说医生护士。他儿子在一个采访中说美国死了20万人,没什么了不起。\u003c/p>\u003cp>此外,特朗普不忌讳他的白人至上观点,而且还支持白人至上,侮辱少数民族。\u003c/p>\u003cp>有一次,他在欧洲访问期间,去为阵亡军人扫墓时,他说这些烈士都是失败者和呆子。特朗普对军人就是这样侮辱。\u003c/p>\u003cp>但是我更惊讶的是,尽管这样,他这次的得票比上次竟然要多得多。特朗普这次已得到了7千万张选票,比他上次赢得总统的选举还多近了6万张。\u003c/p>\u003cp>在过去4年,美国的国际形象越来越糟,这个国家失去了其软实力。但是,许多美国人对此好像丝毫不感兴趣。特别是,特朗普和支持特朗普的选民对这根本就不在意。\u003c/p>\u003cp>可以这么说:即便特朗普败选,但特朗普主义还在。\u003c/p>\u003cp>拜登面临的是一个分裂的美国,这对他来说是很大的一个挑战。\u003c/p>


Powered by 网络彩票平台 @2018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系统 © 2013-202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