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钢铁2020产销创新高:压减产量高悬 “钢铁侠”2021年积极出海挖矿

2021年,中国钢铁行业面临多重调整。

2020年,中国钢铁行业创下了多个纪录:粗钢产量创新高、钢材表观消费量创下新高,钢材进口量大幅度增长。但在这些纪录的背后,也存在着一些隐忧:铁矿石价格涨至9年高点、压减产能和需求增长之间如何平衡等。

同时,在2030年碳达峰、2060年碳中和的目标指引下,作为目前碳排放量占总量15%的工业部门,钢铁行业也必须在低碳转型的过程中承担先锋作用,减少资源能源消耗、研究低碳路径、破解低碳发展难点时间紧迫,势在必行。

积极运作海外矿山项目

2020年,铁矿石成为全年涨幅最高的大宗商品,特别是在去年第四季度的连续快速上涨,创下了多年纪录的同时,也成为我国钢铁行业2021年发展的隐患。

据中钢协监测,中国铁矿石价格指数(CIOPI)62%进口矿价格1月18日最高达到171.6美元/吨,创近9年来新高。铁矿石、煤炭、焦炭和废钢价格均处于高位,有的呈上涨态势,企业生产成本面临上升压力。在钢材价格难以大幅上涨的情况下,2021年钢铁企业降本增效任务非常艰巨。

而在1月26日举行的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工信部新闻发言人、运行监测协调局局长黄利斌也对下一阶段的铁矿资源保障工作作出指示。他表示,当前我国铁矿石对外依存度达到80%,工信部和相关部门正在推进有关工作,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和市场竞争力的海外权益铁矿山。

依据公开信息,目前中国在海外的矿山重点项目,是位于西非的西芒杜铁矿项目。

2010年7月29日,中铝与力拓签订西芒杜联合开发协议,双方成立合资公司,共同开发西芒杜铁矿(南部3、4号区块),力拓、中铝分别拥有西芒杜项目50.35%和44.65%股权。

而2019年7月几内亚政府对北段1、2号区块启动了国际公开招标。2019年10月,由山东魏桥创业集团旗下的中国宏桥集团、新加坡韦立国际、烟台港集团和几内亚联合矿业供应集团四家企业组建的“赢联盟”入围竞标;11月“赢联盟”中标。中企也由此拉开西芒杜铁矿开发的帷幕。

至此,赢联盟占西芒杜北段1、2号区块85%股份,几内亚政府占15%股份;南段3、4号区块力拓占45%股份,中铝占40%股份,几内亚政府占15%股份。

中钢协会长骆铁军表示,目前西芒杜的1、2号区块,已经由国内的中方人士开始建设,钢铁企业也在和赢联盟进行积极的沟通。“同时3、4号是力拓控股的,但是中铝和宝武集团也有相应股份,也在积极沟通促进尽快开工。”他说,“国外其他中方参加的项目也在积极地运作中。”

多元化保证供应

除了积极在海外进行铁矿石矿山的投资之外,降低对外国矿山依赖的其他方式,还包括废钢进口及国内矿山开发等。只不过,这些模式面临的困难同样不小。

据骆铁军介绍,近几年国内的矿山项目投资一直都是负增长,其主要原因就是国内矿山面临的税费太高。“国内矿山的税费占比高达17.2%,涉及的税费项目多达24个。”骆铁军表示,“由于种种因素,前一段时间国内各地限制国内矿山的开发,新建矿山审批难度非常大,程序非常复杂。”

而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尽管促进国内矿山开发的想法初衷是好的,但面临的困难重重。“首先,国内铁矿石的品质相对较差,杂质含量较高,不具备优质的铁矿石资源。”他说,“其次,开发矿山实际上和各地政府的生态环境保护要求相违背,进一步放开的难度比较大。”

依据公开资料,目前中国国内最大的矿业公司,是隶属于鞍钢集团的鞍钢矿业公司,其生产的铁矿石直接供应鞍钢生产。“这也是国内目前比较可行的模式,由上下游一体化钢厂提升铁矿石的产能利用率,增加国内铁矿石供给。”上述人士告诉记者,“不过,这些都是微不足道的增长,加大海外优质矿区的投资才是重点。”

此外,进口铁矿石目前唯一的替代品——废钢,也在2021年正式放开。上述人士告诉记者,目前中国进口的首船废钢由宝武集团购买,正在港口停泊等待清关。

“和其他产品类似,中国放开废钢的消息一传出来,国际市场上的废钢价格应声上涨。”他说,“第一单的再生钢铁进口业务是一笔象征性业务,是国际国内市场共同摸索中国再生钢铁进口新规的一个尝试。”

他表示,年初以来,国际废钢市场上质量稍差、无法达到中国进口标准的废钢产品价格有所回落,而日本等国生产的优质再生钢铁价格保持坚挺,这与中国的潜在需求息息相关。

“目前国内的废钢资源也需要好好利用。”骆铁军说,“现在在政策方面也有不完善的地方,最关键的是没票可开,后续需要把国内废钢资源理顺。”

压减产量与消费量增加平衡术

钢铁行业2021年产量压减和消费量增加之间如何平衡,成为行业全年面临的首要问题。

依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20年我国粗钢产量10.53亿吨,同比增长5.2%,创历史新高。除了受疫情影响较严重的3月份之外,其他各月均实现同比增长。

随着下游行业快速恢复,特别是在去年二季度以后,钢材消费也创新高。据中钢协测算,2020年我国粗钢表观消费量(指当年产量加上净进口)同比增长9%,钢材实际消费同比增长7%左右,其中建筑业增长10%,制造业增长4%。

在27日召开的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媒体发布会上,中钢协对外表示,2021年我国将不断巩固疫情防控和经济稳定恢复发展态势,努力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国家应对疫情的经济政策会有一定的延续性,将为钢铁需求提供有力保障。并预测,2021年我国钢材需求将保持小幅增长。

不过,黄利斌也在前一日表示,钢铁压减产量是我国完成碳达峰、碳中和目标任务的重要举措,工信部将从四方面促进钢铁产量压减。工信部将研究制定相关工作方案,确保2021年全面实现钢铁产量同比下降。

黄利斌表示,对确有必要建设的钢铁冶炼项目需要严格执行产能置换的政策,对违法违规新增的冶炼产能行为将加大查处力度,强化负面预警。同时坚决压缩钢铁产量。结合当前行业发展的总体态势,着眼于实现碳达峰、碳中和阶段性目标,逐步建立以碳排放、污染物排放、能耗总量为依据的存量约束机制,研究制定相关工作方案,确保2021年全面实现钢铁产量同比的下降。

也是因此,全行业需要在钢铁产量下降、与预期需求增幅之间寻找到一个平衡点。“目前,我们国家的钢铁产能是可以满足钢材需求的。”骆铁军表示。

他认为,压减产量和需求增长之间,可以通过进口钢材、特别是进口钢坯来实现平衡。2020年,我国钢材进口增加64%,其中钢坯进口同比增幅近5倍。“可以通过政策引导,鼓励钢坯等初级原料进口,在不增加钢产量的情况下满足国内需求。”骆铁军说。

(作者:綦宇 编辑:林虹)


Powered by 网络彩票平台 @2018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系统 © 2013-2021 版权所有